全国服务热线

400-123-4567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电话:13988999988
传真:+86-123-4567
服务热线:400-123-4567
邮箱:http://googlegend.com/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为何甲骨文被裁人工没有值得怜悯?温火里的田

作者:[db:作者] 时间:2019-05-13 20:44
“北京最大的一个养老院倒了。”  一位顺序员冤家谈起最近甲骨文裁员的话题时,幽默的打起了比喻,听上去多少有些黑色幽默。  5月7日,甲骨文中国公司被曝出裁员的风闻,随后这一音讯被外部员工确认,甲骨文中国区的高管在当天接到了来自美国总部的一通VIP电话,告诉裁员的音讯,甚至基本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只能主动的倾听和执行。  此次被裁撤的是甲骨文中国区研发中心,1600人中有900多人将会作为首批裁员执行,其中有500人来自北京研发中心。  这一天里,很多甲骨文中国员工都收到了HR的约谈,以及一份N+6的补偿方案,听说这是一份“阶梯式”补偿方案:  在5月22日之前签署协议离任的员工就能拿到N+6的补偿,而在5月22日之后,到6月7日之前签字的员工,将只要N+1的补偿,6月7日之后的员工,将只要N的赔偿。  也就说,甲骨文中国公司给被裁员工们留出的工夫只要15天。  但显然,这份方案并没有取得甲骨文中国员工的完全认同,他们其中的一些人在当天下午,就在甲骨文中国公司楼下拉起了横幅。    抗议的员工们在横幅上写着“High Profit,Why Layoff”(在高利润的状况下,为何要裁员?)、“我们要任务,孩子要上学”。既表达了对公司裁员的不解和愤懑,又泄漏了本人被裁员后要面临的困境和尴尬。  据拉勾招聘在社交媒体的分享,批量涌入的甲骨文员工有以下特点:①工程师居多;②普遍高学历;③年龄普遍偏大。甲骨文中国际部人员泄漏此次裁员的均匀年龄是37岁,这在中国互联网行业尤其是顺序员界,是一个没有任何优势的年龄。      还记得此前惹起宏大争议的“华为(专题)清算34岁以上员工”的话题吗?  虽然后来华为廓清是综合了员工的真实年龄、退职年份、考核评级、职位职责、团队重要性等多维要素再经过算法计算出的一个虚拟的“斗争年龄”,并非是单指真实年龄,但也足以让顺序员们瑟瑟发抖了。  “超越30岁的戒备线,这名员工就会进入“正告期”,能够面临晋升降薪;超越34岁,休息合同就被自动解除,持有的股份也会清零”——猎奇心日报曾这样报道华为的“清算”机制。  再看看如今甲骨文中国被裁员工们均匀37岁的年龄,的确会愈加的困顿和为难。  为此,专注互联网人才招聘的拉勾网,竟然第一工夫面对招聘方推出了一个“甲骨文人才专场”,经过聚合甲骨文中国员工简历的方式,尽能够的帮这批大龄顺序员们找到下一份任务。    拉勾开创人许单单也在本人的社交账号上鼓舞道:  其实分开甲骨文,拥抱中国互联网,相对得到的是一块面包,失掉的是一个面包店。    不过更引人留意的是,许单单好友、前甲骨文中国公司员工的那句留言:拉横幅抗议的我都不会要的。  说起来,其实这些被裁的甲骨文中国中年员工们,一点也不值得同情:  首先甲骨文中国公司并没有压榨他们,反而提供了极好的福利和任务环境。  微博上知名的房产博主@北京大土豆就曾是甲骨文中国的前员工,他说本人现在不走,就能拿14个月的补偿,以此N+6的方案来推算,他能够在甲骨文中国任务了8年之久。  而他对甲骨文中国公司的其中一个评价是:“任务一向以轻松著称”。    知乎上一位前甲骨文中国公司的工程师@Willy在2014年曾答复过在甲骨文中国任务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另外一位前甲骨文中国公司的工程师@JaskeyLam 也曾分享他在深圳甲骨文研发中心的局部福利待遇:  一切员工从入职一天起就每年有16天的带薪年假,并且随着任务年限添加。  一切员工每月两天的带薪病假。以及相关产假,陪产假等。  为员工购置额定商业医疗保险,看病全额报销,员工子女也能享用报销一半的福利。  洗牙、看眼、购置药品有1450的额定报销费用。  上上班不打卡,并且任务工夫自在分配。  员工可以请求在家办公。  这样宽松的任务气氛和优渥的福利待遇,在中国互联网范畴里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了,也难怪有顺序员将甲骨文公司戏称为“养老院”了。  再看看此次裁员,甲骨文中国公司给出的优厚条件。  据网上有人泄漏说甲骨文中国公司的员工有人拿到了100万元的补偿费用。有人计算过,假如一名员工从20多岁参加甲骨文中国公司并任务近20年,他也是有能够拿到这么多补偿的。  且不说能否真有人拿到了100万元补偿费,单是N+6的补偿方案,在甲骨文中国公司前员工@北京大土豆等人看来曾经是十分刻薄的做法了。        比照2018年底到2019年终国际的那波裁员潮,许多互联网公司都采用了考核不达标、末位淘汰、996任务制等方式停止“变相裁员”,别说N+2,就是N+1有些公司都不情愿给。  往年2月滴滴传出了优厚的裁员条件:裁员补偿为N+1,给一个月工夫找任务,多发一个月工资。  就这条件,还让事先的网友们和外部员工们一同称誉滴滴公司是“业界良知”呢!  再比照一下如今甲骨文中国公司的裁员N+6的补偿条件,员工们还去拉横幅抗议,是不是有点身在福中不知福呢?  第三,人到中年被裁,是在为闲适买单,怨得了他人?  据甲骨文前中国员工@Willy说,甲骨文中国的招聘门槛是很高的:  假如是开发,听说必需是清华北大(专题)上交复旦和北邮五所学校读过本科才干进,但是同时得有硕士学历。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如今被裁员工中,很多人都是高学历,其实他们当年都是大学毕业生中的精英,现在在外企非常受欢送时,选择进入甲骨文中国公司也是很不错的决议。  就像@北京大土豆所说的:“20年前,你胸前挂一个IBM的狗牌午饭工夫出来转悠就有美女跟你搭讪”。这就是那些年属于外企的光环。  如今我们应该也能领会到,20年前蔡崇信保持外企的百万年薪加盟阿里每月只拿500元工资,这个选择终究有多么的难得了吧?!  但过来20年也是外企衰落,外乡互联网企业崛起的20年。  越早看透或放下外企光环的人,就越能从中受害。  比方刘强东(专题)很早就看到了亚马逊对其中国团队的不信任,不受权,最终京东也博得了与亚马逊中国的电商之战;  再比方拼多多开创人黄峥从谷歌中国离任前的最初一件事,是去美国总部请求拥有改动搜索后果中汉字字体颜色和大小的决议权,他最终离任创业,如今身价百亿。  反观一些进入甲骨文中国公司的行业精英们,要学历有学历,要才能也有才能,其实本来是有很多时机分开死板的外企,加盟外乡互联网企业的,但他们没有。  这批被裁的中年员工在过来的职业生涯里,并没有选择冒险和斗争,而是选择了闲适的任务和生活。  他们安于享用外企的高薪资、高福利、高压力的任务,最终活成了那只被温水里煮的青蛙。  所以他们又有什么值得同情的呢?
友情链接:
百度一下 |